阿一

没有什么好真情实感的,真情实感的就不会拿出来

虚年少(五)

双山
小佛爷——张启山
大佛爷——佛爷或张大佛爷

再多的成熟稳重,放在十几岁少年身上也显得不足。
张启山终归还是捅了篓子。笔直站在佛爷办公桌前,刘海下的眼珠子和大钟的摆都快成同一频率了。
如果他赶我我就哭,反正受罚我也要留下。张启山这不算打气的安慰似乎让他镇定了一些,可是耳朵里还是传来自己咚咚的心跳声。
“怎么了?”全副军装的佛爷批阅着桌上的文件,用头顶问了一句。
“没怎么,我先动的手。”少年双手在身前搭住,头也低下了,如同一个犯错的乖宝宝。虽然,他们两个都知道只是假象。
“看起来你不是没脑子的人,做事之前应该也有想过后果了吧?”
“我…… 佛爷对不起!”咚地一声,少年跪下了。
“没人叫你跪,你却跪了。过度的事情都不是什么好事情,有可能会让我更难处理。”佛爷抬头看着少年笑着说。
不知道是说话的内容,还是说话的人,张启山呐呢地站起来了。

每一幕都是为着之后而演绎,可又不能完全把心思
放在结尾上面。

妆发准备完了,照明和摄像头也定好位置,一切等待人的到来。

嬉笑怒骂,或轻或重的肢体接触,明知而为的所有举动,都是为了营造氛围,或是称为错觉。

需年少(六)

佛爷走了,留下张启山一人在宅子里。他想想觉得佛爷在与不在于他没差,便整天窝书房,不闻窗外事。
直到,佛爷被抬回来。
张启山看见不同的医师来来进进,他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只好挪到佛爷床边,守着他。
这样子过了三天。
“诶,你说佛爷醒不过来会不会就这样去了?”“你小声点!外头人那么多,谁知道哪些要佛爷生哪些要佛爷死的,作为下人还是佛爷活着最好。”张启山不知不觉在床边睡着了,梦中迷迷糊糊听到了这段对话,仿佛身置冰窖。
“如果没有佛爷,不仅没有机会报仇,甚至都不知道在哪落脚。”这个念头仿佛藏在衣服里的针,让张启山坐立不安。
还好,之前书信通知的张家医生到了。可他带来的消息却骇人听闻。
“什么?换血?神医,你可别是救不了人就出做不到的方子啊!”副官看着神医。
张启山想把那根针拔掉,所以“我来!我也是张家的。只要不会死,大夫你看着来。”
大夫摸了摸头,“你这娃娃还挺义气,我保你不会死,不过后遗症是什么我不能确定。”
经过一番布置,佛爷和张启山终于开始了换血。

需年少(五)


  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想法,这些想法可能被人动摇甚至改变,但是这些想法无法被抹去。

  日复一日的读着书,张启山越来越沉默。不是那种一句话都不说的沉默,如果要形容的话,大概是他处在一个环境中,连空气都安静的那种沉默。

  佛爷并未参与到这沉默的生成中。他太忙了,忙着守长沙,忙着与上面周旋,忙着郊外那片地。
 
大概是月初吧,那块地频频出现奇怪的事情,比如有的村民放牛到了那儿,回来的时候就空着手,家里人问他牛哪儿去了,他也不知道,根本不记得有放牛这一码事。这要是出现一次也就算了,但是陆陆续续有村民经过那里,然后把东西遗失在那,之后一问三不知。
 
虽然目前为止都只是丢东西,失去记忆。但是并不知道那块地确切有什么,所以也不能断言放任下去就没什么坏处。
 
作为长沙之主,佛爷这件事要管,还要亲自去管。 上面那边好像和日本方面达成什么交易,派个日本军官来,美名其曰协助管理。可明眼人心里都门清儿,分权这件事做不得,有一就有二,长沙这块地在自己手里就一定要一直太平下去。

趁着这件事佛爷先稳定民心,而且说不定那块地里有着他想要的东西。

虚年少(四)

双山
小佛爷——张启山
大佛爷——佛爷或张大佛爷

有些人在身边,习惯成了自然,之后变会渐渐漠视。

张启山很了解自己要是每天只是听佛爷的话,做他的狗,只怕也不会有人拿他当人看了。他需要一定的权力,而这权力在佛爷的可控范围内,所以他提出了截军火,适当做点事让佛爷看到他的能力。

可佛爷并没有给他所想要的,只是拨了一队兵给他,说是危机时刻可以用。

看着佛爷慢条斯理地说着你还小,先读好书,这种事还是很危险之类的话,张启山很郁闷了,毕竟他知道读书于现在的他有益但是太慢了,他想快一点,更快一点。可惜寄人篱下,没什么好任性的,低着头向佛爷道了声谢准备回房了。

“我知你所求,可是如今的我也做不到,你去读书,知晓道理,到时候你与我一起可好?”转过身走到门口,佛爷突然开口,声音带着些许小心和温柔。

张启山猛地回头走到佛爷面前,“你不骗我?!”“不骗。”“我答应!”说罢,便急匆匆地往书房赶了,出门的时候肩膀撞到门上也不在意。

这时候在走廊看着远去的张启山,副官敲了敲门,进到房里给张启山一封信件,给完信的副官忍不住问了一句:“您准备把这孩子怎么养?” 张启山偏了偏头,思考着说:“可能是当弟弟吧。不过之后会如何我也不太清楚。走一步看一步,我不会让他吃苦的。”副官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副官走后,只剩下佛爷一个人,拆开了那封信件。
大概意思呢是张家族内有混乱,但是过程事由不明,希望佛爷能小心一点。
佛爷过了一眼就把信收起来了。反正张家于他也无太大关系。目前守地和扩展才是当务之急。
张启山于他算是一枚有用的棋子,同时出于私心也要保护。所以他希望张启山能在自己的庇护下尽可能的强大一些,有了一定的自保之力才能更好的发挥作用。

而在书房读书的张启山又不是没想到这方面,不过他想得浅薄,他觉得应该是刀用来杀人前先要磨快了,不过他也不关心佛爷目的,最终能达成合作就行,而且指不定谁是谁的刀呢,想到这里张启山更用心地读起了书。

TBC

啾啾啾我错了,放置了好久才写而且还只写这么点是我的错!饱饱会努力回归的!啾啾啾!比心!

饱饱要回来了,大小佛的话等我补完未删减版哒好不好(虽然知道没人会理我2333)小透明装做有人在理的样子继续写文啦。

[奥运代表团][反正就是大乱炖]里约大冒险3

萌!!!

深海鱼油:

越来越短,梗越来越冷


写多少是多少,估计没有4了,么么哒






18




华天从小在英国长大,中文不怎么好。


祖国代表团的队友们对他给予了无私的帮助。


“请听题,本届奥运会男子乒乓球单打决赛后,运动员马龙说‘奥运冠军是我的’,运动员张继科说‘奥运冠军是我的’,请问本届奥运会的男子乒乓球单打冠军是?”


华天:????Excuses me???


 




19




马龙喜欢美国队长。


后来就当了乒乓男队的队长。


于是张继科纠结了很久他该喜欢冬兵还是钢铁侠。


为此还上匿名论坛掐了一架。


 




20




有一种萌萌哒的叫法是把羽毛球叫毛毛球,把乒乓球叫胖胖球。


击剑队说我们也很想萌一下呢。


 




21




这是林丹第四次参加奥运会。


一进村,早已准备好的志愿者往他手里塞了八个避孕套。


 




22




田径队的画风也不太对劲。


除了薛长锐和张国伟的“伟内锐拉”之外,他们的两位短跑王牌,分别叫甜甜和萌萌*。


 


*苏炳添、张培萌


 




23




这天田径队训练回来,发现奥运村的电梯坏了。


张国伟一马当先,一个背跃式跳上了二楼。


薛长锐不甘落后,杆子一撑跳上了三楼。


然后发现窗户锁了。


 




24




张国伟和薛长锐灰溜溜地爬下来吃饭。


用餐高峰期,餐厅挤满了各国运动员,找不到地方坐。薛长锐凭借身高优势张望了一会儿,回头招手:“国伟过来!那小日本那儿有个空位!”


穿着日本队服的姑娘抬起头来,皱着一张小圆脸:“干哈呢?信不信削你啊!”





楼(三)完结

S×WILLIAM

S非国内小生,其余请随便代入。



感受到一身狼狈。
我站在二楼与三楼楼梯的拐口处思考着是要继续走上去还是坐电梯回家洗个澡。
洗个澡吧。反正也不急。

“叮”

电梯门开了,我看见邻居小哥出来倒垃圾,冲他笑了笑,可他一直低着头,倒完垃圾就回屋了。

笑容僵硬在脸上,有点尴尬的去洗澡,洗完以后发现更尴尬的是,我没有换洗衣物了。

不得已换上原本的衣物,那湿湿的灰尘味黏在身上。

既然如此那就继续去看看吧。

我到了第三层,我看到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是个女人,年龄大概四十多岁。

我进去站在一个地方,我感觉到那个地方不停的上升,可那女人和我的距离却没发生改变。
大概是潘洛斯阶梯那样子。

她说“你大概见过那小子了吧。一楼的那个,他一直都放不下。每天喝那么多酒,也不怕弄坏自己。二楼的那个你别管,就是不正常。天天神神叨叨的,所以才一个人!”
“你看看你,衣服都脏成这样啦还不换,留着过年呢!楼上没有什么好看的,回去睡觉吧。”

之后我就莫名其妙地被退出门外了,真是个奇怪的老女人。

不过五六层的确没什么好看。
五楼是满地的灰,里面放着几件小孩衣服。
六楼同样满地的灰,不过没有东西,地板上布满了凌乱的脚印。

这两楼门是被打开过的,只是虚虚掩上。

七楼在开party。
里面嘈杂的音乐声隐隐约约的传出来。
我敲了敲门,门应声而开。
一个娃娃脸男孩把我拉进去。给我戴上礼帽与面具。
“欢迎来到我们的世界!”
碎掉的镜子,满地的酒瓶,摆放整齐的药品,和干净整洁的衣物。

昨日某公寓八楼一住户因夜间停电查看电表而不慎从电表室落下,该公寓由于修建年底久远,楼道拐角处的门内里面只有电杆和电表,请不要踏入!现已要求公寓重新放置电表。请广大市民应以为戒!新公寓不会出现这样问题请大家放心!

八楼的垃圾桶里,满满的纸灰。
老家的母亲当天心肌梗塞,抢救无效。
最讨厌的自己,再也无法出现了呢。


需年少(三)

双山
小佛爷——张启山
大佛爷——佛爷或张大佛爷
嗅觉是会渐渐麻木的,所谓久居兰室不闻其香,久居鲍市不闻其臭。

佛爷对家里来个外人是完全接受了。那天晚饭,张启山提出想一边上学一边跟着佛爷做点事,佛爷应了。

从此身边多出一个跟班。可,远不止跟班。

有些事情,张启山做得比佛爷更好。带着年轻人有的朝气与无所畏惧,似乎只能看到笔直向前的大路,看不到那些阻碍,也许他眼中那些不是阻碍。
有这么一件事。副官外出帮佛爷处理点事,只有张启山在佛爷身边帮忙处理公务。

是日本人申请火车运货,至于运的什么什么货,明面上不提,佛爷知道,无非就是军需。

要找个由头退了。佛爷这么想着。

“启山,有什么好理由驳回?”

“为何不批下!到时候截了货。”张启山笑着,酒窝里满是计算。

“我倒是没这么大胆,不然你来。”佛爷同样笑着。

之后日本人高高兴兴拿着批文运货去了。

没想到中途就得到货被截了的消息,可他们又没告诉其他人,外人只有一个张启山知道他们要运货,自然来找张大佛爷问罪了。

“当初你们说要借火车,我连问都没问你们要运什么,我就打了批文。现在货丢了来问我,证据呢?这世道好人难当啊。”

日本人哑口无言,谁抢货自报家门?货不见了就是最好的证据,然而并没办法作为证据指控。

佛爷的兵暗搓搓的换了一身好行头。

之后有些事,佛爷也就让张启山放手做了,有时候太出格了佛爷就稍微帮忙收着点儿,不过这种机会少之又少,基本不用担心。

“再过几年也可独当一面。”

————TBC————

不好意思比较短小,有点为了更而更的意味。大小这两个需要一些事来了解靠近,然而我不太会走剧情。嗯,下一篇看脑洞,努力写长!

小佛爷原文(get一下小佛爷人设)

大佛爷叫张启山,张家是长沙第一大家,因为家里有一尊不知道从哪里运来的大佛,因此得了个外号叫大佛爷,张启山的风水造诣十分高深,和南派盗墓的风格很不相似,是南迁的北人,江湖传说,张启山能看三代土,他站在山上,一眼看去,这山三百年前是什么样子的,三百年后是什么样子的。都能了然于胸。所以张家所发的大冢,别人都找不到,往往得一些奇宝,张启山手上的镯子就是从粽子身上受过来的,叫做二响环,敲一下,这实心的玉镯子能响两下。珍贵得紧。环上有一个铭记,张佛爷认为这肯定是对镯,肯定还有一只配对,于是千金求镯,想配成“三连响”,一时传为美谈。
张大佛爷最传奇的故事,就是带着家眷从东北逃到长沙的经过,东三省陷落之前,张大佛爷还是一个毛头小伙子,他的老爹已经预感到形势不妙,早先把女眷先送到长沙的岳父岳母家里,自己打点营盘细软,准备和儿子和几个伙计等船顺长江下去。
但是还没等到船,日本人就打来了,张大佛爷被困在辽省之间的乡村里。为了冲出包围圈,他们偷过边界,结果他老爹被机关枪扫死了。他和几个伙计全部进了集中营。
当时进这种地方就是意味要被带到黑龙江挖煤矿去了。那是永无出头之日,必死无疑,但是日本人看管很严,基本上跑的人都被抓回来直接用刺刀捅死。很少有人能成功地跑掉。
张大佛爷潜伏在那里,仔细地观察,就发现那些人逃不掉的原因,主要是日本人的狗太厉害,集中营在一座山上,山上山下都有岗哨,看似很好逃跑和躲藏,但是山上多灌木,一路过来会留下很重的气味,日本人的狼狗一放,怎么躲都会被找到。
他还发现,日本人只追两天,两天如果追不到你,他们就放弃了,因为两天的时间,足够你进到山区的里面,那里树木参天,地域太大,狗就没有用处了。
所以他琢磨着,要想成功的逃出去,必须找到一个能躲两天,让狗找不到的地方。要狗找不到,必须满足一个条件,就是要有积水。水是一种阻断媒介,可以隔绝自己的气味。
但是去哪儿找可以躲藏一个人的积水呢,太浅的积水无法完全遮盖气味,太深的积水山上肯定没有。
集中营的人一车接一车被运走,他心急如焚,但是毫无办法。直到有一天,他在运材的时候,发现在集中营西边的山坡上,有一座古墓。
这座古墓形如鬼爪,而且造在山阴,形式极差,墓主生前肯定得罪了不少人,但是看墓周围的地势,这个墓保存的完好。
张大佛爷心中一想,就计上心头。首先他必须到那个古墓边上,将墓顶打穿,这样遇到下雨墓里就会积水。接着,他只要逃到古墓里潜伏到古墓的积水中,可以让那些狼狗找不到他。
但是那个古墓在集中营外的山坡上,如果爬出去很可能就给自己打死了,如何才能到达那里,需要设计。
他苦思冥想,和他的几个伙计商议,砸穿墓顶需要两个时辰,这个时间太长了,而且他们没有工具,所以这个事情不太能偷偷地干,必须想一个办法,让日本人带他们出去,而且要在日本人的眼皮子底子下把事情干成了。
后来他们想了一个冒险的法子,他们趁日本人不注意,药死了一只狼狗,然后把死狗支解了,从铁丝网上朝那个方向抛了出去,把尸块全部甩在那古墓附近。
若干天后,日本人发现少了只狗开始奇怪。这时候狗尸已经发臭,张大佛爷就去报告日本人,他闻到奇怪的臭味道。
日本人寻着他的方向去闻,果然有腐臭味道传来,过去一看,发现狗尸已经长满了蛆虫和蜈蚣。
日本人当然不肯自己去搬,就让张大佛爷拿只铁铲来,就地埋了,自己远远拿枪看着,张大佛爷出去,挑了在古墓边上的区域,小心翼翼的挖掘下去,挖出了一个深坑。因为山里地下全是树根,他不时故意发出铲子砍树根的声音,到了坑底,日本人只能看到他半身的时候,他对着一边的墓墙用力敲击打,敲了十几下终于敲裂了,日本人警觉起来过来看,他立即铲起一块泥把裂缝盖上,然后上来把狗尸铲下去,之后,他再把裂缝撬大了一些,把狗尸叠起来,靠在口子上,拍泥进去把缝堵了,然后把坑填了。
上天感应,三天后就下了一场暴雨,一连下了一天一夜,张大佛爷感觉时机成熟了,就告诉伙计做好了逃跑的准备。
他们偷偷地静待时机,因为最好的时机就是大雨天,这样身上的味道会被雨水冲走。
九月的一天,一场大雨之后,七个人消失了,日本人带着狼狗,一路搜索到山外,竟然连一点痕迹都没有发现。
自此,那七个人再也没有出现。只是在长沙,忽然就在民间掀起了一个抗日的风潮。一个伟人在风潮中脱颖而出,改变了中国的整个历史。这是否和张大佛爷有什么关系,就不得而知了。